教育视野

从崩溃边缘到像换了个人
来源:校办 发布:2015-11-20 浏览:返回

王石谈留学哈佛:从崩溃边缘到像换了个人

 

20139月下旬,62岁的万科集团董事长王石结束了在哈佛大学的两年学习生活,接着转赴英国剑桥大学开始新的学习。在辞美赴英之际,王石在纽约文华东方酒店对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谈了两年来的心路历程。

 

从崩溃边缘到像换了个人

 

其实我在哈佛学习的第一年几乎处于崩溃状态。课程刚开始的时候是一片茫然,根本不知道教授在说什么。好在美国的教育方式是在课程之前告诉你要读哪些书,可以预习,课后再继续阅读来弥补。

 

整个学习过程非常辛苦。这一年眼睛都看坏了,不停地耗损,散光非常严重。我本来是不近视的,但现在老化得很快,眼睛充血、视网膜硬化。我第一次经历这种阅读方法,要快速读大量读物,对效率有很高要求。另外还要不停跟教授交流,只能通过较大的阅读量来弥补听力、口语的缺陷。那时候真的觉得在哈佛每天都是煎熬,每天都在盼着星期六,因为到周六就可以睡懒觉了。由于晚上熬夜太厉害,白天上课就会打瞌睡,经常觉得自己没有出头之日,最糟糕的是别学无所成,再把身体累坏了。

 

在深圳创业这些年,虽然压力很大,但我的睡眠一直很好。甚至越是困难时期,越是睡得好,觉得什么都别多想,明天太阳还会正常升起。但在哈佛真的是有想要放弃的念头,每天看书看到两三点睡觉,八点上课,明明知道自己必须要睡一会儿,但怎么都睡不着。登山的时候只是肉体上折磨,心理上恐惧,但也就是熬两个月,但在哈佛要熬12个月!

 

可真正到这一年要过去的时候,又觉得时间过得太快,怎么一年已经到头了?然后我就开始申请在哈佛学习的第二年。到了第二年感觉到时间更加不够用,我也不愿意再去应酬。每天就只奔波于公寓、校园、课堂、图书馆之间。这个时候真觉得自己像换了个人一样。

 

我真正感觉到变化是再在香港科技大学教书时,我的助教会说您讲课的感觉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。变化主要有两点:一是更有逻辑,另外一方面是注重引导学生思考,而不单纯只是想去告诉学生什么,更多的是让学生互相交流,我提出问题,然后学生来解答,但不是立足于一定给出正确答案。而且我也突然发现和学生之间的关系也产生了变化,之前一直觉得自己是老师,传播知识、传播案例,是在帮助学生提高,现在更多觉得自己是个启发者,同时我也从学生那里收获颇多。

上一篇小学语文要“有儿童特点童年味道”

下一篇易中天:我们为何读经典?

分享到: 更多
打印刷新顶部返回
网站首页 学校概况 校园快讯 联系我们